24小时咨询热线:010-65471612/13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志愿者家园 > 社会关怀

栏目分类

让每一位临终的老人有尊严地走完生命的最后历程
让每一位临终的老人有尊严地走完生命的最后历程

让每一位临终的老人有尊严地走完生命的最后历程

        我们知道:每天有多少婴儿出生,相应的就会有多少老人离去。我们可能不知道:社会上90%的资源都花费在婴儿身上,而那些即将离去的老人们却很少被人关注。中国老龄事业发展基金会北京松堂关怀医院,不同于全国任何一家医院,医生明明知道自己的病人是生命品质发生不可逆转退化的临终病人,却继续进行积极的抢救,浪费了大量的医疗资源。松堂关怀医院的服务理念是生活护理、舒缓治疗和心理关怀,提高每个人的生存质量。

        临终者一:张贞娥奶奶是目前世界上高位截瘫卧床时间最长的老人(查遍所有相关文献,没有比她存活时间更长的案例),今年76岁,现在躺在松堂临终关怀医院的病床上,1941年在北京出生,53年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北京女十三中(原名:慕贞理中),并光荣的加入了共青团,毕业后就职于北京电子管厂,不仅在工作中兢兢业业,在生活中更是助人为乐。

        她18岁那年的春天,天气晴好,下班后如往常一样她每天给宿舍楼扫地、擦玻璃,她热爱生活、青春靓丽,但并未得到上天的眷顾。就在玻璃快要擦完的时候,奶奶从木凳上摔了下来,造成颈部以下高位截瘫,家人听到这一噩耗像天塌下来一样伤心、无助,但她必须面对这一无法改变的事实。家人亲友们并没有因为她的失能而嫌弃,为此事妈妈辞职了,比她小5岁的妹妹和母亲给予了她无微不至的照护,从此高额的治疗费用和日常洗漱翻身大小便的繁重劳动致使家庭雪上加霜,生活状况一落千丈,父亲在外拼了命的工作也只能勉强糊口。别的姑娘都在唱歌跳舞,谈情说爱,张贞娥却只能躺在床上坚强的望着天花板。一晃几十年过去了,疼爱照顾她的父母由于过度的辛劳早已离她而去,妹妹喂饭、翻身、每天清洗大小便,整整照顾了她50年,再也没有了抱起她的力气,她们需要社会的帮助。

        最终选择北京松堂关怀医院,她除了带些换洗的衣物、洗漱用品,还带了两摞旧报纸。护士问张奶奶,这些旧报纸您是用来阅读吗?奶奶说:“不是,是用来垫下身的,我大小便不能自理,怕把床单弄脏了”,护士惊讶道:“你难道不用尿不湿吗?”奶奶回道:“家里没有钱,买不起尿不湿,多少年我一直用这些旧报纸。”护士眼睛湿润了,下班后她给奶奶买了两包尿不湿。从此以后,只要有志愿者到医院来,护士把张贞娥的故事讲给她们听,让她们下次再来时不要忘了给奶奶带两包尿不湿来,在临终关怀医院她得到了在家庭无法给予的生活、医疗、心理上等全方位的照护。奶奶虽然只能这么永远地躺着了,但对生命并没有放弃,每天乐观坚难地用她几尽瘫痪的两面掌心握住笔,她学会了画画、练得了一手好字,织了无数件毛衣……她总是在尝试给医护有员带来无数惊喜。

        就这样,一天一天的过着,到2017年的今天,她已整整在床上度过了58年零2个月之久,成为世界上高位截瘫在床上生存最久的老人,医院正在跟有关部门联系,为她申报世界吉尼斯纪录。张奶奶有高血压、糖尿病,没有钱买药,她需要社会爱心人士的帮助。

 

        临终者二:姜宪明16岁时正好赶上58年大跃进,被分配到橡胶厂工作。全厂加班加点大干快上,并研发了许多新的设备,但制造橡胶的模具一直存在问题,技术人员检修了3年也没有进展,姜宪明通过自己的努力解决了技术革新的难题,并给工厂创造了巨大的经济效益,本来厂长答应要发给他一个技术革新能手奖状,可是由于各种原因,姜宪明并没有得到这份荣誉。

        因他常年的过度工作,身体机能已严重受损,导致多种严重疾病,又患有严重的阿尔茨海默病(又称老年痴呆)。多年来生活完全不能自理,因家庭困难无法照护,故于16年9月入住松堂关怀医院,现急需药物治疗,但入住临终关怀医院不能给予医保报销,加之前年相依为命的老伴去世,精神异常萎靡,医院得知他的情况后后,特意为他定制了荣誉证书。在全院医护人员和病人面前,隆重地为姜爷爷颁发了“技术革新积极分子”的奖状,姜爷爷接到奖状后激动的留下了热泪。一个多月来,爷爷将荣誉证书天天揣在怀里,逢人便拿出来给大家看,满脸挂着荣耀。但仅仅给予他精神上的关怀是远远不够的,姜爷爷因为没有钱购买急需的药品,全院医护人员已两次为姜爷爷捐款3920元,解决了3个月的医疗费用,很多病人都需要医疗救助,医院工作人员的捐款也只是杯水车薪,所以还需要社会爱心人士的资助。

       临终者三:候晓英奶奶今年84岁,1933年出生于河北蓟县的一个小山村,正处抗日战争初期。奶奶在很小的时候就亲眼目睹了日本侵略者对中国百姓的残害。 大家都知道鸡毛信的故事,海娃是儿童团团长。现在松堂临终关怀医院住院的候奶奶却非常低调,她经常情不自禁地说:“我下辈子一定要托生一个男的,就会跑的更快”,经过了解,才知道她原来是海娃同时代的女儿童团团长,因候晓英聪明机智,被村干部一致推荐去带领村里的女娃站岗放哨和送信,王二小就是其中的一员,他们一起为中国抗日战争做出了巨大贡献。

        她的丈夫在很早的时候就去参加了八路军,至今渺无音讯。育有两儿两女,微薄的收入勉强让四个孩子维持生计,候奶奶到现在也没能买得起一栋属于自己的房子。

       现在84岁的候奶奶基本不能自理,且患有冠心病、糖尿病、肺气肿等多种疾病,由于退休工资只有2000多元,除了交房租,生活费所剩无,几每个月的住院费、护理费、医疗费最低消费也需要4000多元,因不能享受医保报销,候奶奶急需社会救助。

        北京松堂关怀医院于87年成立,是中国第一家临终关怀医院,医院30年来初心不改“帮天下儿女尽孝、给天下父母解难、为党和政府分忧、展中华大爱情怀”为4万多老人提供了真挚的关怀。得到了社会的广泛赞誉,“新闻会客厅”,“焦点访谈”、“新闻一加一”、“鲁豫有约”等千家媒体对医院进行过报道,党中央非常重视对老年人的养护工作,医疗改革正在进行中。由于对临终关怀医院还没有确定国家标准,入住松堂医院的老人还不能享受医保报销的政策,除了部分家庭和子女能够支付在松堂医院每个月住院费、护理费、医药费等6000元左右费用。像以上3位临终病例类似的临终病人还有97位,没有能力支付必要的费用。其中每位临终者平均每月需要的药费为895元、检查费192元、护理费2600元、住院费900元和其它必要支出,如尿不湿、中医理疗费等850元,每年总计需要633万元,经调查统计这97位临终病人的家属亲友通过努力,最多只能支付其中50%的费用。

        为了让每一位临终老人有尊严地完成生命的最后历程,传承中华民族敬老爱老美德,满足临终患者的基本需求,中国老龄事业发展基金会北京松堂关怀医院今年急需316.5万。我们呼吁全社会爱心人士少吃一个冰糕,少抽一盒烟,为那些曾经年富力强时为我们祖国建设做出过巨大贡献的临终老人奉献出你们的一片爱心。

QQ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