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小时咨询热线:010-65471612/13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志愿家园 > 社会关怀

栏目分类

转豆瓣日记《去北京松堂关怀医院》
转豆瓣日记《去北京松堂关怀医院》
   早上6:20,在路上,四周宿舍的灯都还未亮起。清晨的空气微沁,太阳还未出来,几只零星的麻雀驮着晨曦在路中间散步。轻轻走过去不想打扰它们,却还是陆陆续续的将它们惊飞,心情有些紧张与忐忑。北京松堂关怀医院是我国第一家临终关怀医院,里面住的都是一些身患绝症的老人。听老师说之前还有一些小孩儿,而现在,天使却已不在人间。
  刚走到医院门口,来接我们的松堂工作人员董姐姐已经笑容满面的等着我们。一进医院,触目及眼之处都是充满老北京味道的仿古建筑,院子里散落许多明清时的古董摆件,高处一座洁白的佛像及印有佛光普照的香炉。后来就此中缘由问起董姐姐,她说松堂医院也是一家尊重老人宗教信仰的医院,当有老人逝去时会在助念室进行念佛助念。这里几乎每天都有老人离去,我想,那些艰辛了一生的灵魂终将安息吧,许多风光一世的经历,许多不为人知的故事,或终被历史铭记,或早已随风消逝,将都在菩萨永恒慈悲的眼光中得以安宁。
  当我们进入明亮的大厅,能活动的老人们都已早早坐在轮椅上等我们的到来。大家都围站在老人的身后,董姐姐做了热情洋溢的介绍,隆重的将“情歌王子”和“超级女生”介绍出场,他们可都是腕儿级的人物啊!由于我们的羞涩,先由超级奶奶给我们来了两首开场曲,她的声音依然清亮,一首高难度的青藏高原唱得韵味十足。这位老人是满清的格格,爱新觉罗的后人,年轻时曾在艺术团工作。我们鼓着掌为她伴奏,努力的微笑回应着她的歌声。
   
  接着同学们拿过情歌爷爷的歌本选歌,和他一块唱,气氛很温馨。那些老人被医生们“老宝贝,老宝贝”亲昵的唤着,唱得尽兴之处还会得到医生们拍拍脑袋的鼓励。看着老人们脸上享受的表情和努力鼓起的掌声,许许多多的情绪好像一瞬间涌出。我们在生命的最初十个月里就是这样被父母呵护着,没有太多的思想和意念,简单的因为开心而笑,不适就哭。如今在生命即将逝去的最后一段时间里,生命的轮回又转动到了最初,将许许多多忘却,不会太灵活的乱动,只余一些本能的思维,被呵护着,哄着,最后安详的回归生命的原点。
  我们剥了买过来的水果切好喂老人们吃。趁着同学们为老人们表演的时候,一个在松堂医院做了三年多的义工奶奶带着我们四个女生悄悄的上了楼上的病房,给那些失去亲人的孤寡老人送些水果。义工奶奶约莫六十多岁的年纪,身体还十分硬朗,她在上楼时悄悄付在我们耳边说:“我就是心疼我的这些孤寡老人啊,其他老人都有儿女来看望,他们都没有什么人来探望!多带点水果让他们尝尝,有时看得见却吃不着,馋啊。”这些平实简单话语,却像沁人心脾的露水,让我心中全是敬意。一个人或许在社会上并不见得可以做出太大的贡献,而是平凡、庸常的过活,而她却愿意用退休的时间付出那么多的爱,那么多力量与坚持,去照顾疼惜那些力量比她更加薄弱的人们,散发一点、一点温暖的光芒。萤火虫小小的光芒或许没有繁星的闪亮,却一样温暖着心灵,照亮未知的征途,为还在路上的我们指引,心灵归属的方向。
  小心翼翼的给那些静卧在病床上的爷爷奶奶喂上水果,希望甜甜的汁水还能丰盈他们已经干涸的味蕾,享受到这自然赐予的甘霖,这是此时我们唯一能做的事情,也算是一点点微小的安慰了吧。一个画家爷爷努力的抬起手与我们一一相握,手掌已枯槁,却很温暖。他的枕头旁边放了一张北师大法律系的学生来探望爷爷时画的简笔画,他一直留着。我们也给爷爷画了一张,一支竹子,两个笑脸,写上:画家好,我们都很喜欢画画......简单几个字,却有如此大的力量能让爷爷感到欣慰,是因为他将一生的爱都付诸以画画,艺术,所以在他生命的最后记忆里都被深深浅浅的墨迹而沁润。
  一路上经过很多病房,再回到了大厅。
  董姐姐在给大家介绍大厅里贴着的照片和爱心墙的故事,不大的一面墙载满了笑脸和故事。一个九十多岁的老爷爷从房间里慢慢的跺着步子走出来,身体还很是康健,董姐姐给我们说他可是医院的老宝贝,可逗了。人散后我和爷爷聊天,他说他年轻时是个司机,可是退休后儿女们将他积攒的最后一点财产拿走就再不管他。一辈子很辛苦,但在松堂医院过得很好,医生,护工们都对他很好,儿女来接也不愿离开。当和他交流起我假期学车的经历时,那些开车的技巧,车子构件,水油处理的百分比,他都记得清清楚楚,流畅的从他口中叙述出来。好像那一切都只在昨日,仿佛那档位还在手边,离合器还在脚下......他说,我见过你吧,你叫什么?待会一定要来我房间,我有很多好吃的,一定要来啊......我干脆的答应了爷爷,最后却因为时间安排没有再去,心里满是内疚与不安。但愿他能转背就忘记,没有期望也就不会失望,只记着爱而不是谎言,即使是善意的谎言。如果还能有机会,残酷的时间也还来得及,想再去松堂医院看看王爷爷,陪他聊聊天,尽一些孙女的孝心。
  还有一个重庆的老爷爷,行动思维都还很利索。他曾是教经济学的老师,一生也很有成就,尤其听到我们是经济院校的学生就更加开心了。模仿以前听过的四川话和爷爷说话,虽然是得个貌似,但和爷爷聊起所学东西还很是顺畅。
  在董姐姐的带领下我们进了很多老人住的房间,每间爱心小屋都写着不同的社会单位和时间,大多是学校,也包括了我们学校。老人房中有唯一的一间婴儿房,如今只有两个小小的生命,却一个脑积水,一个唐氏综合症。上帝将他们带临这个世界,却又让他们遭受到非人的磨难。让他们呼吸过空气,沐浴过阳光,却是每一秒的呼吸都带着疼痛,每一缕阳光都可能将他们灼伤,生活何其残忍?
  我不敢太过走进,有些害怕看到他们的眼睛。如此璀璨的星子,不久就会陨落吧......
  总觉得步子很沉重。觉得自己像个顶着爱心名号的参观者。步履匆匆的走过每个老人的房间,甚至只能在门口给他们一个难过的笑容,或许是一个握手,然后就这样走掉。或许有人会说留下了关怀和爱啊,可这样短暂,都没有任何付出力量的又称得上爱么?
  再下一个房门口,是曾经周总理舞伴的奶奶。隔着重重围着奶奶热烈聊天的同学们,我悄悄遥想着,当年的她有着怎样的风姿韵味?又是怎样光彩熠熠的旋转在舞台上为周总理伴着舞?让众人为其歌喉,为其舞姿所倾倒?只是时间无形的手在缓缓流动的岁月中将她的光芒渐渐抹去,只留下苍老的躯体静卧在轮椅里,只留下模糊不清的声音浅浅呻吟,和颤抖的指尖微微晃动。忽觉胸口像被什么堵住,不能吐出亦不能咽下,就这样卡在哪里。生、老、病、死,每个人都必将经历的过程。以前听说人都是夜空中的星星,当他不在时星星就会滑落夜空,这些曾经如此闪耀在暗夜中的明星,或许不久后的一天,将从夜空滑落,那时,北京城的夜色会不会因为星星的陨落而黯淡一些?
  因为时间有限,到了老人们午饭和休息的点,也是我们要离开的时间了。不知道怎么说再见,即使下次有机会再来时,很多老人都变成爱心墙上的一个灿烂的笑脸了吧。但永恒向前的时间却不会对任何人宽恕。
  坐在大巴上,董姐姐在车边微笑着和我们挥手道别。那样明亮的笑容,扬起的嘴角溢满了阳光,眼角里都是闪亮的星子,浓浓的爱与关怀都好像要流淌出来。因为临走时她给的踏实的拥抱,让我开始有一些了解为什么那么沉重的工作他们却总是笑着,他们把最最美好的回忆都写进了老人生命尽头,让一生的波澜起伏最终都化作恬静的笑意与安宁。
  生命本就太不容易,我们能做的不过就是珍惜当下吧。好好孝敬父母,让他们得以安享晚年。也珍惜好自己的身体,不要成为未来人们的负担,珍惜当下,感恩所有,也就不辜负了还在活着,感受着阳光与空气的生命了吧。
   
   
  转载鸣谢:梺雨的田

QQ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