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松堂关怀医院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76|回复: 0

《每天拥抱死亡》(九) 比安乐死更好的选择:蹉跎岁...

[复制链接]

14

主题

14

帖子

113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13
发表于 2018-8-7 16:59: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院长著作:每天拥抱死亡 比安乐死更好的选择(二)蹉跎岁月盼回城      

       放夜马和下地的活儿自然也就少了。偶尔放夜马碰到唐家疙瘩那个小马倌,“原来你还会看病啊?”呵呵!这家伙总是憨憨的。等我装满一锅烟点着送到他嘴边的时候,他又开始给我扯起村里的东家长西家短了,还说以后他一定要娶一个又能干又好看的媳妇.....
      
      草原苍茫的暮色下,能看见他那烟袋上暗红的闪烁的烟火,能听见近处的马儿啃草的咀嚼声,秋虫在草根旁的鸣叫。
       那天,刚吃完午饭,村里的张莲花肚子疼,她妈妈来叫我去看看。我回来刚走进院子,张克从窗口探出头来。
       “有人找你!”
       “谁啊?”
       “是卫生院的!”他催促着。
       我进屋一看,公社卫生院的鲁大夫正坐在炕沿儿上。“鲁大夫,您怎么来了?”我有些诧异。
       “咱公社卫生院的余大夫年纪大了,回家了,我和葛大夫忙不过来,我跟书记商量过了,让你去卫生院!”他说明来意。
        我心里美滋滋的。我上礼拜就知道公社卫生院需要一个赤脚医生,好几个人都想去,周景春往公社跑了好几趟了,没想到最后名额还是给我了。之后没过几天,我就到公社卫生院正式上班了。平时我在卫生院上班,农忙时,我还是照常回村里跟知青、社员们一起拔麦子,在场院上干活。

       在农村一晃三年多,我还在卫生院上班。同来的知青们,随着年龄的增加,阅历的增长,大多没有了刚来时的激情,每个人都在思考自己的出路。刚来农村时的那股子新鲜劲儿早就被单调的劳动、枯燥的生活消磨殆尽,煤矿招工,部队招兵,知青们四处打听着小道消息。逃离成了一种再也按捺不住的渴求。
   
timg (35)_副本.jpg
       我们村的知青,最早走的是马向东,他因为出身比较好,经过革命委员会的推荐参军了。 他走的那天是周三,我特意请了假送他。 一辆军绿色大解放卡车停在村口,里三层外三层地围了好多老乡,敲锣打鼓很是热闹,我好容易挤了进去。新兵不多,十二个,送行的人却很多,一个个带着些许荣耀。向东也被知青们围着,张克他们早就到了。
       “向东!”我老远就喊,  “你小子,让我好找啊!”
      向东眼睛红红的,他毕竟要一个人独自去参军,  再也没有机会跟同学们一起生活, 即使他是多么急切地想脱离这乏昧的体力劳动。
       “嗯!刚才还说不能来了,这会儿怎么又冒出来了!”说完就没有了后话。
       我从书包里拿出一条“大生产”烟,递给他。他推了两下,“你留着抽吧”,我不接烟。他冲我一笑便把烟装进了新发给他的绿色的小背包里。
        大家又沉默了,其实每个人心里都有各自的想法,对向东的羡慕和对自己前途末卜的感慨。向东他们要被送到千里之外的部队营地集训,以后相见就很难了。一起生活的那些磕磕碰碰也都通通一笔勾销。
       “走了!”向东隐忍着泪坚定地说。
       在他回头上车的刹那,我听见有人压抑着的抽拉声,是我们邻村的刘小梅,她和向东曾经恋爱过几天,后来吹了。小梅这会儿还柔情绵绵的,可向东竟没有回头。军车开出很远了,小梅还一个人呆呆地站在那里。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知青们陆续有人通过各种渠道离开了村子。有人跟向东一样去参军;也有的去煤矿、砖瓦厂当了工人,然后辗转回北京。这些找好出路的知青们,用带着伤感的喜悦跟同学们依依惜别。一列火车开动的时候,留在站台上的知青们都有些眼巴巴的,其实谁都希望下一个走的就是自己。

        后来,我们送走了邻村的知青杨成发,他是北京男四中的。大家有些沉默。

        “妈的!在这里要熬到什么时候去啊?”从来不说脏话的贾刚实在按捺不住便嘟囔着。
        “是啊!这日子真没法过!无期徒刑!”有人应和。

        谁不想回北京?当初的豪情万丈,是青春激情在驱使,根本没有考虑过将来。几年下来,知青们都有了一双粗糙的农民的手,“不知今昔是何年”的闭塞,除了草原就是田地的空旷,农村生活对于习惯于生活在城市里的知青们而言,体验几天新鲜还行,长时间的经历就成了磨难。
          留下的知青四处找途径离开,不惜动用所有可以利用的关系和手段。有的通过医院开出假的诊断证明,肝炎、胃病、高血压、肿瘤……一个个活蹦乱跳的知青,给自己装扮了一身的病,然后便以病退方式纷纷离开他们的第二故乡。         这种方式被用得太多,就容易引起怀疑。于是有人又以是家里独生子女,父母卧病在床无人照料为由离开。走的人越多,留下的人心里便越加茫然。
        为了争取到回城指标,有人甚至不择手段。有些女知青,竟生生把青春献给了那些肮脏龌龊的掌权的农村头儿们。少女们的青春换到一张张盖了鲜红印章的准予回城的证明,户口档案也顺理成章得以迁回到城里,从此与这些穷乡僻壤的农村再无瓜葛。她们回到了城市,每个人都留下了对农村生活的充满酸甜苦辣的回忆。而有的女知青刚来时忍受不住寂寞,跟村里的男青年好上了,等有机会回城的时候,已经无法脱身,她们放不下怀里嗷嗷待哺的孩子!多年以后,她们真成了名副其实的农村妇女,黑紫的脸、粗糙的手,还有大大嗓门,唯一不同的是她们有很多生活在城市的亲戚。

       对于回城,我不是没有想法,身边的同学们一个接一个地走了,每次回北京父母也跟我谈起回城的事情。其实我又何尝不想回北京,当时北京城里在搞抓革命,促生产,“文革”已经接近尾声,  但是平静下来的生活又让人们有此无所适从。慢慢地人们除了习惯关心国家、关心集体,也渐渐开始关心起自己的生活。  我也开始用新的眼光去审视这变化着的一切。在内蒙古的卫生院里,  每天忙于工作,领导也经常找我谈话,多是让我树立一辈子扎根农村,为贫下中衣服务的思想。虽然思想一直处在矛盾中, 过得也算充实,心态一直都还平和,但是从来没有忘记回城的思考。  工作之余,我记下了很多当时的感受,记下了几万字的临床笔记。在医院工作,见多了人的生老病死,有人因此会变得贪婪享受人生,有人会变得谈泊名利,也有人会对人生意义做出深刻思考。我爱思考,我属于第三种人。亲眼见到人们病痛、死亡,生命结束,家人的悲伤,我越发感觉到生命的可贵,思考怎样的人生才有意义。


                                                                                                    《每天拥抱死亡》- 比安乐死更好的选择(二)(未完待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北京松堂关怀医院  

GMT+8, 2018-8-20 17:32 , Processed in 0.120557 second(s), 5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